Monthly Archives: July 2011

attempted.

吃奶的力踩煞车,撞下去的那一刻,眼睛闭了0.ooo3秒再张开的那刻,颈椎反射性弹回的那一下,头脑空白,心里第一个反应是:丢。来嘢。 眼线一长一短,眉毛一高一低,对不起,真的很好笑。 一个人去餐厅吃饭听说很恐怖,也还好。后面的阿叔一个人,好像是亲子丼,满嘴都是洋葱鸡蛋,一边大口嚼一边看报纸还一边garp。隔壁的金发美女刚好也是一个人。 其实也不是什么餐厅,比较像大排档。鬼佬style。 大大的球鞋,很缤纷,有翅膀,还有teddy bear。不明白。穿了会飞? 那天连续5个人叫停,3个say hello,有点飘飘然。以为自己是颧骨快碰到额头的model,作show酱,踩着高跟很大步的走过。很威水。 想想下,好像是因为衣服穿错了。 2007至今,包括重修,3年半共考了8次。谢天谢地。我恨死法律。 那天很认真地想了一下,那条水真的唔掂。 阴公。 那我怎么办。 不管啦。 高跟鞋一样穿。死都要擦红色指甲油红色口红。烫个黑人卷。 对,硬硬要装非主流,以为自己很帅就是。 结果还是一样。俗气至极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