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December 2011

in a nutshell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真的真的tmd想直接跳去结论。很想大唱‘不再猶疑’之余,又有点心虚。摇脚的日子。。。 已经过了可以任性的法定年龄。我定的。 其实原因可以很简单,就是,为了去留而犹豫太不像我。为了钱为了颜色为了咖啡为了下多少盐都可以,就是不能为了去哪烦恼。 太不酷。你懂我有几蓝影的啦。 应该讲了很多次,地点对我来说其实不重要。这里有多好那里有多坏,什么政治腐败还是福利好坏,我的宗旨只有一个,我只相信自己,没想过要依靠什么地方给的依赖。 从来没有。 要是酱,早就拼死跻进什么名门大学,拼命要进大公司当实习。 再更荒谬一点,我这种人不管做了什么决定,都会后悔的。但还好,不是那种会回头的。 所以,很可能明天就会订机票。也可能订了,三天后又不走。不要问为什么,我的答案会一如往常地dry。 酱你get到我的conclusion吗?不要紧,不重要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欸。。。如果不介意的话

几乎把这一整年的早餐都吃了,那个讲话的配额,话题差不多用光。开始不知觉放空,眼神涣散。但精神与你同在,别误会。 过的如此轻松,也会厌倦,原来。贱到,这种话也说得出口。呵呵。原谅我,不能再说多久。 还找不到中庸到底在哪,到底怎么量?时间久了,那个神经质还是很难藏。 发现还是比较喜欢偶尔high偶尔发呆,可以很自在地头疯,那种不是很重要的存在感,因为可以来去自如。可是你懂,好人太多。 太多的谢谢和对不起很麻烦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酱觉得。可是有时又要假装一下,唉yer伪善。也不懂非要说的那么难听才爽。 什么叫好?什么是不好?如果如果有那么重要。 哪里都想去,只要不是留在原地。 毫无头绪,抛铜板又太不庄重。。。不是普通的没头没脑。 还有,夏天给我热一下,好吗?如果不介意的话。 因为衣服要大洗特洗,然后曝晒; 学学老外调杯露丝玛丽味的琴酒; 短裤加人字鞋,街上大啃雪糕; 去海边晒成焦糖也甘愿。 欸,就是要酱才爽。懂不懂啊你   p.s.很多年前,戏剧老师用那个带点骚但样子看起来又很严肃的说,你们会被一首歌影响你们的情绪吗?我是举手说会的其中之一。老师有点骄傲的说,如果我很高兴,不管那首歌悲得有多肝肠寸断都不会影响我。当时觉得有点多余,问来干嘛?就像现在,你觉得:所以?重点是什么?后来发现,好像不是没有道理。没有啦,只是最近想起以前,就会发觉其实戏剧学会比我在哲学学会的时候,还要玄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