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不见。星期天。

暖到有点想睡的天气, 倚靠床边按着电脑,地板很凉爽。很随性的宽T,很懒惰的音乐,偶尔楼下传来的嬉笑声。
原来,我在家。
这种感觉,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。喜欢大家星期日虽然各自在家里不同的角落忙,但是每个人都在的那种坦荡的实在感。
是的,我回来了。ただいま。
这一回,还真要回答很多问题。无穷多。老妈应该是最高兴。老样子,去哪都要拖你一起,一样不认路,一贯稍有差池就爆紧张,要你跑银行,要你丢掉房间的杂物,要你去洗澡吃饭喝水还有要你选哪个比较美。心情好的时候,是很可爱啦。哈!
anyway,it’s good to be home.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in a nutshell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真的真的tmd想直接跳去结论。很想大唱‘不再猶疑’之余,又有点心虚。摇脚的日子。。。
已经过了可以任性的法定年龄。我定的。
其实原因可以很简单,就是,为了去留而犹豫太不像我。为了钱为了颜色为了咖啡为了下多少盐都可以,就是不能为了去哪烦恼。
太不酷。你懂我有几蓝影的啦。
应该讲了很多次,地点对我来说其实不重要。这里有多好那里有多坏,什么政治腐败还是福利好坏,我的宗旨只有一个,我只相信自己,没想过要依靠什么地方给的依赖。
从来没有。
要是酱,早就拼死跻进什么名门大学,拼命要进大公司当实习。
再更荒谬一点,我这种人不管做了什么决定,都会后悔的。但还好,不是那种会回头的。
所以,很可能明天就会订机票。也可能订了,三天后又不走。不要问为什么,我的答案会一如往常地dry。
酱你get到我的conclusion吗?不要紧,不重要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欸。。。如果不介意的话

几乎把这一整年的早餐都吃了,那个讲话的配额,话题差不多用光。开始不知觉放空,眼神涣散。但精神与你同在,别误会。
过的如此轻松,也会厌倦,原来。贱到,这种话也说得出口。呵呵。原谅我,不能再说多久。
还找不到中庸到底在哪,到底怎么量?时间久了,那个神经质还是很难藏。
发现还是比较喜欢偶尔high偶尔发呆,可以很自在地头疯,那种不是很重要的存在感,因为可以来去自如。可是你懂,好人太多。
太多的谢谢和对不起很麻烦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酱觉得。可是有时又要假装一下,唉yer伪善。也不懂非要说的那么难听才爽。
什么叫好?什么是不好?如果如果有那么重要。
哪里都想去,只要不是留在原地。
毫无头绪,抛铜板又太不庄重。。。不是普通的没头没脑。
还有,夏天给我热一下,好吗?如果不介意的话。
因为衣服要大洗特洗,然后曝晒; 学学老外调杯露丝玛丽味的琴酒; 短裤加人字鞋,街上大啃雪糕; 去海边晒成焦糖也甘愿。
欸,就是要酱才爽。懂不懂啊你

 

p.s.很多年前,戏剧老师用那个带点骚但样子看起来又很严肃的说,你们会被一首歌影响你们的情绪吗?我是举手说会的其中之一。老师有点骄傲的说,如果我很高兴,不管那首歌悲得有多肝肠寸断都不会影响我。当时觉得有点多余,问来干嘛?就像现在,你觉得:所以?重点是什么?后来发现,好像不是没有道理。没有啦,只是最近想起以前,就会发觉其实戏剧学会比我在哲学学会的时候,还要玄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うみ。日。そら

randomly found these in my very unorganized files. taken quite some time ago by poppa.love the colour.need to be as beautifully calm.
i still have a thing for sea,ocean,water afterall. and of course, the sun and sky too, always.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

在转着——amani

没有,没有拼错。not giorgio armani, not armani exchange。It’s amani by the 80/90’s hong kong rock band.
老实说,我不是那种帅到会听非主流听地下团听古典。我只是很噁心,跟感觉走,非常之感情用事,是说音乐方面。
作为一个后半七年级生,又生在中文背景,说没听过beyond,做作兼欠打咯。听过,那个青春期似懂非懂也被感动过一两次。只是,不爱。
后来的六楼后座,杜丽莎在电影里面唱的那段海阔天空。觉得很震撼。不是惊天动地那种,纯粹唱到心里,非常深刻。然后那个没有实现梦想就要吃susie屎的周俊伟(oh no, 突然浮现他在维多利亚1号被切的那段),哭了。那个moment再一次提醒自己,还是不要做梦。太奢侈。也可能一直以来都被教育每件事都要算过量过,不能无理不能勉强。不悲啦,只是太习惯现实主义。嫑太在意。
曾几何时,很羡慕六楼后座酱的东西。那个能包容所有青春的后乐园。至少回忆起来,会很开心。
对囖,大概是酱子,就找来听,听着听着,就一直听下去。有时不只是音乐性,是歌词非常贴切,加上是那种让我很受不了的嗓子(in a good way)。that’s the hook, i think.

 

欸,最近没有什么狗屎lap sap可以看。消化不良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生活

是的。要发作了。那条筋,又挑起。
虽然自己不怎么样,但周遭的人、事、物都很有趣。尤其当你渐渐了解很多,不了解的也变很多,开始会很想把很多别人的故事记录下来。变成幻灯片,变成纪录片,变成电影。何德何能啦。可能电影看太多,也很想说别人的故事。把一个个别人的经历组装起来,一串串的记忆,用镜头用文字用声音叙述、分享。收集100种生活。
很噁的说一句,那个,我们好像是长大了吗。开始有了些很现实的烦恼,不是以往那种实质芝麻绿豆却自以为惊天动地的皮毛问题。总是要面对,要抉择。当然以后看回去,还是会觉得现在很可笑。
多希望眼睛一闭,一张的时候,嘴角是上扬的,有阳光,踩着沙滩,还有黏黏的海风。
所以说,那个那个谁,是啦,你。牙一咬,就忍住不要放,过了就好了。不要自乱阵脚,重新出发就好。
那个安慰,也不知道讲些什么,怎么帮忙。唯有精神上支持,顺便写几个字转移你的注意力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今天今天星闪闪

“今天今天星閃閃
 剩下我漆黑中 北風中 帶淚悼念
 當天的心 歡欣 再也再也再也不見 。。。”
正确多少不记得,几年前看过电影伊莎貝拉过后,这首歌时不时会不知觉心里面/嘴边哼起,而且就只那半段副歌。可是,一直都不知道这歌到底是什么名字。大概只懂是梅艳芳唱的。算是我妈那个年代的icon。那个,我记忆中只有大垫肩跟当时流行的粗眉,是叫一字眉吗?很前卫。也没什么啦。就纯粹,纯粹说原来是‘梦伴’。然后又再想起isabella翘起右脚跟杜文泽的‘女人’们边劈酒边倾数,装大人的画面。怎么有人演成那样,气质还是盖不住。有的人却拼了命去掩饰,还是盖不掉那股俗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每一次打开mailbox的瞬间,肾上腺素是急升。还真不如直接一次公布,烦的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那个,如果我是作者的话,我会把结局写成你们所谓的没有结局。对白很写实之余也编的很漂亮,很难得那么有素质。而且还能掌握在恶心边缘之前,个人觉得很厉害。所以要真大团圆结局,是很开心啦,可是会很不过瘾。很期待故事到底怎么走,要是后面编不好,很容易整个俗去。呵呵。

 

 

废话一堆。很久很久以前写好,只是忘了按publish.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